看紫砂名家解读《大燕归来壶》

发布时间:2018-03-27 09:49:46

   几年前曾在央视的科教频道看到过一件东汉时期的文物—“马踏飞燕”,影响极深。其神采的表现,抑或是铸造工艺之高明均不必说了,更令人折服的还有其创作构思的绝妙。塑造一匹健美的好马形象这并不太难,然而要将一件静物表现出它的动感,让飞燕与奔马的速度有目共睹,使奔马的动势凝固在一个静止的空间,把一匹静止的铜马塑灵了、塑活了、塑绝了!

大燕归来

 

大燕归来

  如今看见这把《大燕归来壶》,只想起了一句话“长江后浪推前浪,世上今人胜古人”。一把小小的紫砂壶,配以飞燕的造型,使原本一块沉寂的泥土,在作者的手上转瞬间便活了起来,给人留下无限遐想的空间!

  “秋去春还双燕子,愿衔杨花入窠里。”汉字的“燕”字由四个部件组成:廿、北、口、火。廿、北、口、火这四个部件整合成燕子的向北飞行时的形象:“廿”模拟燕子开口,为头部;“北”模拟燕子展翅,为翅膀;“火”模拟燕子尾部,为燕尾;“口”指燕子起飞之地。作者的《大燕归来壶》的壶嘴正是那飞燕的头部,似“燕”字里的“廿”;壶身突出的线条好似燕子的翅膀,似“燕”字里的“北”;壶的把恰拟燕子尾部,为“燕”字里的“火”;而壶口又为汉字的“口”,整个构思巧妙,设计新颖,线与面,点与线,点与面,好似行云流水,这哪里是把壶,分明是一只正在俯冲的飞燕!

  壶身的一面由我国著名书诗词书画家刘少英先生题词“尘俗留不住,云雾留不住,壶中藏今古”,另一面则刻画了三位人物,分别代表着儒家、道家、佛家。整个壶采用五色土填泥与镶金装饰工艺相结合,象征春归大地,万物生机盎然。本作不失为文人合作紫砂壶的典范。

  燕子在古代文人那里有着很特殊也很出众的地位,轻巧也很自由地翩飞在诗的一片天地间。凡有燕子轻灵的羽翼掠过的诗句,总是透着早春清新可爱的气息。“燕子来时新社,梨花落后清明”,“乱花渐欲迷人眼”之外,总要添上“谁家新燕啄春泥”,“燕子不归春事晚,一汀烟雨杏花寒”,倒仿佛这整个春天,都是特为燕子设下的,“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”,更是让晏殊享尽了千古词名。

  作者在制作这把《大燕归来壶》时,燕子在作者心目中,也许属于另一个角色。它不是悲愤或伤感时借来一抒胸臆的即兴的载体,而是悠然怡然地闲看窗外数枝春色时,视野中最自然也最可爱的一个微笑。除了这淡淡的欣悦,带上几分怜惜。这是最单纯不过的感情,近乎透明,幷不负载什么,无需任何解读,燕子就是这样。

  一块沉睡亿万年的泥土,如今变身成壶,作者更是让它化为飞燕,伴着盛唐诗风飞来,沐着大宋词雨飞来,越过千年,穿过万里,带来希望,带来生机,唱响着神州大地的紫砂文化!

书画家镶金文人壶

相关杂记